敬亭绿雪

Journeys end in lovers meeting.

© 敬亭绿雪 | Powered by LOFTER

沈越闭上眼睛,直直的向后栽去,他手中西天聆雪和弱水的金光越来越淡,最后竟和普通兵器无异。

神兵失光,神兵之主兵魂陨落,天地与万物同悲。花海跌坐在一旁,不顾翠色的裙摆染上污泥,她能听到,从远处飘来的,来自万山的痛哭。盈缺的兵魂在她胸前闪闪发亮,似乎在提醒主人那个人需要医治,可花海知道,她救不了,铸兵魂者,唯藏剑山庄与霸刀山庄二门也,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沈越跌入泥土中,能救他的人,现在依然不知所踪。

花海让沈越的头枕在自己膝上,小心的把金色的发丝顺平。她擦干眼泪,抬起头只能看见乌云千重的天,天地仿佛回到了诞生之初的浑沌与朦胧,她与盈缺所散发的光是多么的弱小。

伍子辰睁开眼,天地昏暗,一夜间仿佛溯回万年前,回到那个辰星都照耀不到的蛮荒之地,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荒芜的大地上的孤寂与寒冷,他不自主的抖了抖身子。

是什么叫醒了古老的星辰之主,是万山与大川的悲痛之音。伍子辰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他注意到一只小黄鸟扑腾着小翅膀,带着它圆滚滚的身体,稳稳的停在了他手上,黑豆似得小眼珠盯着他。

这是总跟在沈越身边的那只小鸟,头顶有一撮红色的毛特别显眼,所以伍子辰对它还有点印象。

沈越身边的小鸟……沈越,阿越在哪!伍子辰混沌的大脑瞬间清醒过来,他挺直脊背,想感应诸兵魂的所在之处,而此时一道金光从他手中迸发而出,光芒霎时将漆黑的天际照得宛若白昼,而后黯淡下去,呈现出的身影赫然是一只金凤。

金凤现世本是祥瑞之照,而萋萋凤鸣声声哀悲,令伍子辰感到浑身恶寒的是,属于沈越的兵魂的光芒他感受不到……金凤低下头,华丽的羽毛蹭蹭了伍子辰的手,又牵了牵他的衣袖,似是要把他引向哪里。伍子辰的心里听到一个声音,隐隐约约太不真切,是琴声,还有呼救声,满满都是他的名字……

金凤带着伍子辰降落在花海身边,他跌跌的跑过去,无视花海愣愣的表情,把他的阿越拥住,紧紧地搂在怀里。

花海在伍子辰面前总能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她站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装,下一刻却被一阵煞气振乱了衣袖。天空一阵鸣雷,电光如鞭,挞挞而下,伍子辰惯作的霸刀弟子的装扮已经不在了,星辰之主长发委地,靛蓝色的长袍被风吹起,鹤氅之上雀羽烈烈,他温柔的理好沈越有些凌乱的领口,把散乱的发丝一点点梳好,最后扎成漂亮的马尾。伍子辰抱起沈越,缓缓站起来,刹那间一阵戾气袭来,让花海不由得避退三分,此时雷声如鼓,电光照天际泛白,花海听到一个声音,幽远而厚重。

“四方神兵,听我号令,显其真型,列阵在前。”

这是花海没有见过的情形,她知道传说中上古星君合力铸造神兵,绘长卷,列兵器谱,最后将神兵之魂散至四海,寻历代英雄儿女,神兵拥英杰,以镇大地永昌,而现在二十三神兵应星辰之主召唤,依兵器谱列位环绕在他四周。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