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亭绿雪

Journeys end in lovers meeting.

© 敬亭绿雪 | Powered by LOFTER

序章

*ooc、错误、臆想均属于我,勿捅真人


阿越最近睡得不太好,躺在床上羊数了不少,天花板上的裂痕有几道心里都有了个概数,仿佛真的成了被丢进烤箱里旋转烧烤的鸡,床板烫人就是难入眠。

天光乍破的时候终于迷迷糊糊的像是睡了,梦里一个长着gww脸的npc一蹦一跳的跑过来问他:你想回到过去么?这是给冠军队的新奖励。阿越自己还没张嘴,一左一右蹦出两只鸡小萌,一个说“叽叽叽我想回去!快带我走!”,另一个“叽叽叽别听它的现在挺好!”,两只鸡就这么叽来叽去的争论不休,在阿越马上就要嚷一嗓子叫它们闭嘴的时候集体看向他,小黑豆一样湿漉漉的眼睛盯了半天,最后来了一句,“叽!阿越君你自己做决定吧!”

……什么鬼梦,阿越把本来就滚得很乱的头发揉的更乱,就这么被莫名其妙的被自己的梦闹醒了,踩着拖鞋无精打采的叼着牙刷去洗漱,反正也睡不着,干脆收拾一下去开电脑,下次再也不玩什么恐怖游戏了。

坐在电脑前,windows黑色的启动界面倒映着缺觉的自己,睡眠不足的人才会多虑,俗话老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才有那个无厘头的梦么。

阿越君,你想回到过去的么?

过去?过去有什么……有青霄、有长安城的老朋友、有惜败的比赛、有很多值得珍藏的回忆,有轻松的游戏生活,而这些回忆里,还有一个伍贰君。

电脑桌面早就加载完毕,急于转换思维的点开重制版,系统又自动开始下载将近2G的更新包,啧,老天爷都欺负没睡好的孩子。

想了想沸沸扬扬的技改,不由自主的开始考虑重制版大规模变动对未来比赛产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虽然是媒体赛,虽然这么说有些勉强,但藏剑这个职业终归登上了冠军的领奖台,在这个身份地位上,谁不奢恋冠军,谁不希望把自己心尖上的职业捧上冠军的宝座。

扯扯嘴角。他不是不知道小姑娘们因为那句“如果比赛早点来”的话暗地里QAQ了多少次,也不是不知道每次唱长安忆也好打苍藏也罢满屏幕的弹幕意味着什么,人与人的关系有多脆弱,他几年前就清清楚楚的明白。直播间里阿越居居还是每天开朗快乐,很多发言勾人回忆却也没有那么多心思,过去不是包袱,也没有必要成为自己的负重。前尘过往已经掀起了一段不小的骚动,也伤害了一部分人,所以当下才要更细心的维护那些兄弟情谊,没必要争吵,都过去了。

所以难道自己有要回到过去的想法,才有了那个稀奇古怪的梦?阿越敲敲脑壳,突然不懂了自己的脑回路。

重制版体服虽然更新好了,但是这么早也没什么人会上去切磋,想到这里点到开始游戏的鼠标移到右上角的叉子,毫不留情的关掉了游戏界面。

托腮滑动手机,清理一下乱糟糟的聊天界面,与伍贰君的对话还停留在熊猫杯的冠军夜。

粉丝们总觉得阿越犀利硬朗了许多,甚至还有大胆的姑娘猜测这是否与当年伍贰的离去有关。殊不知在阿越看来,他也没想到,那个霸道总裁伍贰君,被时光打磨成现在这样。冷硬傲气、犀利“狂言”的伍贰君,周年庆线下一役,还接受了众多大佬粉丝的意见,在微博搞起了每日Q&A。知道这个事之后一边感慨着“这么亲民的么”,一边强迫自己把对话框里“小伍贰大不同”的调侃删去。自此以后,心灵导师、职业指导伍贰君的每日问答也成了阿越君刷微博的日常。

一想到伍贰大概正在公司焦头烂额的上班,没准还有晨会,小阿越皮决定突发奇想的皮一下,随手打了一句“吃早饭了么”的慰问,打破了上一条国庆日祝贺的宁静。

让阿越没想到的是收到了伍贰秒回的一串问号,在还在消化为啥是问号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平常这个时候自己还在睡觉,今天实属特殊情况。一看手机,果不其然是来自加班狗的慨叹,你竟然没在睡觉。回复一个困倦的表情,顺路表达了自己做恶梦的哀怨,丢下手机处理咕咕叫板的肚子,再收到回复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

真滴忙啊,负责比赛还要到处跑,怪不得累得又黑又瘦。伺候好自己的小肚子,阿越君又嘱咐了一句“记得吃早饭啊”,不过也没收到回复,估计是忙忘了。

刷微博看到一句话,人与人的距离太遥远了。当时还忍不住感叹一下,是啊,没有了剑网3这个纽带,或许此生都是路人,所以才要珍惜在这里遇到的朋友们,阿越顺着想。所以遇见伍贰,能够配合默契、相互信任,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巧合呀。

自己把自己说服的阿越君,觉得自己机智无比。过去?嗯过去挺好的,不过现在也不差!

 

-

What's past is prologue.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

 

全文完。

评论(19)
热度(36)